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民生 >

听滴滴司机讲述杭州夜经济变化

来源:未知 编辑:杭州新闻 时间:2019-10-25
导读: 如果没有的士、没有网约车,多少人还会选择夜间出行?晚上聚餐、泡吧、加班城市的灯红酒绿,夜经济的繁荣,愈发完善、安全、便利的出行服务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环。 穿梭在杭州这座不夜都市的夜班司机和乘客们通过出行服务平台有了短暂的交汇,商

如果没有的士、没有网约车,多少人还会选择夜间出行?晚上聚餐、泡吧、加班……城市的灯红酒绿,夜经济的繁荣,愈发完善、安全、便利的出行服务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环。

穿梭在杭州这座不夜都市的夜班司机和乘客们通过出行服务平台有了短暂的交汇,商场、小区、司机、乘客、平台……共同构成了夜经济的生态圈。每天都与黑夜打交道的网约车司机、代驾和乘客,从他们的阐述中,我们仿佛看到杭城几十年的夜经济发展如一幅精致多彩的画卷徐徐展开:城市夜晚的美景越来越多,灯光越来越绚烂,武林银泰、湖滨名品街……杭城的夜商圈也开始遍地开花。

夜经济越来越繁荣

郝争力:晚上订单越来越多 收入越来越高

2000年从老家安徽到杭州,郝争力已经在杭州生活了16年,最初,他做的是夜班的士司机,“那时候晚上不像现在那么繁华,接不到顾客是常事。”因为夜班的士生意不好,郝争力便转行做起了私人老板的专职司机。2014年,听朋友说做滴滴快车挣了不少钱,郝争力也在平台注册了个号,干起了白天上班、晚上兼职快车的日子,这一做就是三年多。2019年,郝争力全职做起了滴滴夜班专车司机,“我一般下午5点左右上线,做到第二天早高峰结束,空闲时间比以前多了,挣得却更多。”郝争力笑着告诉记者,“生意好的话一天可以挣1000元左右。”

“铃铃铃……”随着一串微信铃声,这是郝争力的女儿发来的视频通话,在行程结束的间隙或者达到平台规定的服务时长,(滴滴平台规定司机服务时长累计满4小时且之间一次性休息时间不足20分钟的,需要下线休息20分钟才能再次上线接单。)郝争力就会与在老家的妻子女儿视频通话,这是他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候,“我女儿今年刚满12岁,她每次一有空就会给我打电话,有时我在开车不接电话,她就知道爸爸肯定在忙了。”而在同行眼中的郝争力是一个挣钱拼命、勤劳诚恳,要强又自律的人。采访中,最常挂在他嘴边的话就是:做一行就要尽力把工作做好。

这几年,随着杭州夜经济的逐渐繁荣,晚上的订单越来越多,汽车空驶率越来越低,在不断响起的“新订单”声中,郝争力的荷包也越来越鼓了。“老家有一套三层小楼,车也买了,日子还不错。”前不久,郝争力又在老家新入手了一套房,“刚付了首付,这不为了还房贷,又回不了老家了。”郝争力笑着向记者抱怨。

虽说做夜班司机比较辛苦,但是看着在自己的努力下,越来越富裕的小家,郝争力心里很是满意。

武林商圈、湖滨商圈…… 杭州的夜商圈越来越多

刘行行:最深刻的感受是深夜女性

乘客订单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晚上能够去杭州百货大楼逛逛,已经是不少杭州人夜晚最好的娱乐活动了。1998年,杭州第一家银泰百货——杭州武林店开业,1999年,杭州大厦经重装调整后重新开业,再加上杭州百货大楼、国大百货,最早的武林商圈已初具雏形。进入千禧年后,杭州的城市规划与建设迈入了新阶段,湖滨名品街、利星名品广场、解百元华等相继出现,慢慢的,杭州多了更多的商业中心,随着武林商圈、湖滨商圈、钱江商圈、吴山商圈……的逐渐繁荣,杭州的夜经济开始遍地开花,商场晚上的营业时间也逐渐延长。

晚上聚会喝酒后,如何安全便捷地回家,是所有夜归的人们最担心的问题,于是滴滴代驾随之兴起并繁荣。2015年,滴滴平台在杭州正式上线了代驾服务。听别人说代驾收入不错,刘行行自2016年做起了滴滴代驾,现在已经是有了4年代驾经验的老司机了,他说感受最深刻的就是女性乘客的订单越来越多了。“现在一天平均能接到3、4个女性乘客的订单,这在以前是不太可能的事。” 刘行行说随着平台安全措施越来越规范,越来越多的女性乘客晚上开始放心在平台上叫代驾。

当记者询问这些乘客是否放心把车交给他的时候,刘行行笑着给记者讲述了一件工作中的小事。有一次,他将一位乘客从城西带到滨江,结果乘客在车上睡熟了甚至还打起了呼噜,到达目的地后,刘行行怎么都叫不醒乘客,小区保安也查不到该车的所属业主,无奈之下,刘行行只能打给乘客的朋友,根据他的要求,将乘客送去了另外的目的地。“这种事情一个月总有那么两到四次,我都会确保乘客安全到达后再走。”

“目前而言,相较于其他平台,滴滴的安全措施可能是最完善的了。”刘行行告诉记者,“其实很多酒店门口都有代驾,但是很多乘客还是愿意选择滴滴代驾,毕竟大半夜的谁都不放心把自己的人、车随便交给陌生人,找滴滴代驾是因为他们觉得至少我们是有平台管理的,也更相信这个平台。”

晚上出行服务需求越来越多 都市夜归人习惯了 安全、规范的平台

今年9月,滴滴出行发布了全国十大“夜猫”城市,杭州名列第七,而晚7点至9点是杭州夜晚出行的高峰。其中,黄龙SOS酒吧、北山皇后酒吧和断桥残雪分列夜间热门目的地的前三位。

2015年,滴滴正式在杭州上线,它改变了传统扬招出行的方式,人们足不出户、动动手指就能舒适地坐上车。随着杭州夜经济的繁荣,滴滴成为了杭州夜经济中必不可少的一环。

2018年,因发生连续两起恶性事件,滴滴曾在去年9月8日至15日的每日23:00-05:00暂停深夜服务,一时之间,有人拍手叫好,有人抱怨连连,可是对大部分有深夜出行需求的乘客来说,可谓是叫苦不迭。黑车暴增、出租车拒载、其他平台无车可派……人们在习惯了便捷的出行方式后,一夜之间,回到原始的打车方式。

这种打车难的困境对因工作原因经常需要值夜班的程女士来说,可谓是感受深刻。“做媒体工作的,晚上12点下班是常态,那段时间滴滴停止运营后,我就打出租车,但常常遇到司机嫌距离短挣得少等原因拒载。”程女士说,“后来有段时间,我只能每天骑电瓶车回家。其实没有网约车以前也是这么过来的,但是方便的日子过惯了,再回到原始的打车方式,总是有点无法接受。在我们这些夜归人的生活中,真的少不了滴滴这样规范、安全的打车平台。”

对司机而言,平台的出现对他们来说也是后盾和安全的保障。“以前开夜班出租车的时候,总会遇到醉酒乘客,如果吐车上或者发生口角等事情很难解决,协调不了就只能报警了。” 郝争力说。而考虑到这些特殊情况,滴滴平台设置了一系列的安全保障,如果遇到司机无法解决的事,司机可以通过平台报备特殊情况,如醉酒乘客出现抢夺方向盘、谩骂、殴打司机等威胁行程安全的行为,司机有权终止行程,并将乘客送至派出所。

记者手记

“我们都在努力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这句2019年习总书记发表的新年贺词激励了无数新中国的追梦人们,而在杭州,有无数像郝争力、刘行行这样的网约车司机,他们独自一人来到他乡,在灯红酒绿的夜色中护送着我们的家人回家,在一声声礼貌的“你好,再见”中,他们想的却是独在异乡的丈夫、妻子、父母、孩子……他们勤劳诚恳,独在异乡打拼挣钱,为的是早日归家,能为家人创造一个幸福的生活。夜经济的繁荣,网约车司机这个新职业的出现,为他们带去了一项新的谋生工具,也为他们创造美好生活提供了新的可能。

责任编辑:杭州新闻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Copyright@2019 www.hznews.cc 杭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QQ:2252360214 技术支持安购科技
Top